导航菜单

郑州一“老赖”办满月酒,执行法官“秒速”赶到,咋回事?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段伟朵 通讯员 刘璐璐

  9dd8ba174372383b6d32194adc97c007.jpeg

  一个当爹的,拖欠孩子抚养费,是不是挺不地道的?哪怕又组建新的家庭,有了新的宝宝,但前一个给不了父爱的孩子,至少不能拖欠抚养费吧?7日,记者从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这样一起案例,因为拖欠抚养费被强制执行的“孩儿他爹”,就这样与执行法官展开一段奇妙的偶遇。

  8月2日,结束了一周的忙碌工作,执行法官郭付功如约来到单位附近的饭店和朋友小聚,菜还没上桌,却接到了一名申请人的电话:“郭法官,我在一家饭店找到我前夫了!他正在这儿给孩子办满月酒呢!”听到饭店的名字,郭付功笑了:“您放心,我一分钟内就赶到!”

  为啥郭法官这么神?原来,这个被执行人办满月酒的饭店,正是他与朋友小聚的饭店。顾不上吃饭,郭付功起身办案。

  申请人孔女士和被执行人付先生不久前在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经调解协议离婚,二人约定,婚生子由孔女士抚养,而作为父亲的被执行人付先生,则每月给孩子支付一千元抚养费。

  接到调解书后,付先生在支付了三个月的抚养费后就了无音讯,无计可施的孔女士便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请求依法强制被执行人支付拖欠的8个月的抚养费共计八千元。

  由于该被执行人躲避执行,打电话不接,人找不到,执行法官一时拿他没办法。

  不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巧的是,执行法官刚在三楼坐定,就得知被执行人在二楼办满月宴。

  随后,郭付功在申请人的指认下,找到了从未见过面的被执行人。因为酒店环境嘈杂,人员众多,郭付功决定将其带回法院进行进一步做工作。

  在法院,被执行人声称自己没钱支付抚养费,满月酒的钱还是借的。这时,申请人也来到现场,念及旧情,双方和解。最终,二人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协商,付先生将微信里的2550元支付给孔女士,其余的钱立下保证书保证于9月30日前支付完毕。

大河客户?? 达到当天最大量